散文吧>蜗牛的花房>真宙

真宙

2017-01-04 13:53 | 蜗牛的花房

真宙

真宙是花的名字,它是一种日本月季。当我说起月季真宙的时候,博姐说她还以为我说的是月季真宇宙第一,她哪里知道我其实是在喊月季花的名字。我不知道在花的世界里月季是不是第一,但起码它们是我心里的第一。

世上月季品种繁多,如今知道的都已经有上万种了。就如世上人口非常多一样,芸芸众生中,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代表着自己的名字,月季也是如此。而月季真宙最早来自日本,真宙这个名字,其实是培育者孙女的名字。

真宙它一定没想到会来到我家。去年也就是这样的十一月份,天气舒服得你整日里就只想着要往地里种下些什么,好让花儿们好好享受享受这么滋润自在的日子,于是那个时候真宙就随着快递小哥轻快的步伐来到了我的家门口。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快递小哥对这几个长长的纸筒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觉得非常的好奇,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我还特意将纸筒打开,好让他开开眼界,瞧瞧里面的宝贝。打开纸筒的瞬间,我分明暼见了快递小哥脸上的失望与不屑,但我装作没看见。

与真宙一起到家的,还有葵、托马斯和夏洛特夫人这几个小伙伴,你别想多了,它们都是月季。这些月季被我专门种在了小花园里的一角,我甚至郑重其事地将这一角命名为月季园,其实也就是一小豆腐块的地方。不知不觉地,这些小伙伴们在月季园里已经渡过了一轮春夏秋冬。

种植物与养宠物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在平日里你并看不见它们之间会在你面前拳脚相向,可是待日子慢慢变长,你再望过去,又会发现它们互相争斗的结果。托马斯和夏洛特夫人是藤本,它们很快地就抢占了大部分的地盘,而葵和真宙是小木本,加上来家的时候就长得十分小巧,这一年来似乎也没吃到什么好东西,在那个角落里慢慢地就显出颓势出来了。当然,期间这几个小伙伴都是开了花的,但花量却远远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效果。

初夏的时候,我下决心将葵与真宙从月季园里移了出来,将它们种到了花盆里。短短的一个夏天,葵与真宙却经历了几度的生生、死死,当秋天终于降临的时候,它们才慢慢地稳定下来。终于,葵开出秋花六朵,而真宙却只有三朵,其中一朵还早早夭折。

这两种月季的花朵,葵看上去并没像店家宣传册里显出的那么惊艳,而真宙,却美的令人心颤。真宙的美,不光是在它的外形,一种非常特别的橙红色,或者说是杏红色,花瓣大而且多,据说每朵花花瓣数量可达100~150枚;真宙的美,更特别的还是在于它的香味,一种非常特殊的橘皮酸甜香味。试想想,橘皮酸甜香味是何等的诱人,而它竟然不是来自橘子,而是从一朵花里散发出来的,你竟然会在一朵花面前垂涎欲滴!总之,这是一种完美的月季,你甚至没法给它挑出任何毛病出来。

剩下的两朵真宙花儿开得并不太和谐,一朵花头朝向东,另一朵花则头扭向西,似乎在闹别扭般。你得知道,为了给它们拍张合影,可费了我**的劲儿,何况它还浑身是刺。

不关注



就捣蛋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