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制造联盟>质量管理>【质关重要】破题质量管理,路在何方?

【质关重要】破题质量管理,路在何方?

2016-06-23 09:42 | 制造联盟

【质关重要】破题质量管理,路在何方?


最近一段时间,公司两大型号正处于各自的攻坚阶段,虽然所处的研制时期不同,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对一个词的把握——质量。



质量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特别是在民机制造领域,产品质量关乎人的生命,向来备受重视。近来,更因为“工匠精神”在全国范围内的大热,如何提高产品质量,又成为了一个舆论热点。


在现实工作中,有一个现象似乎经常发生,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当事人往往以对质量认识不到位为由,而补救的措施就是“加强宣贯”,或反复强调质量理念,或再次重温业务流程。


这好像说得通,也是看似最简单的措施,但我们往往发现,这样的举措一次又一次,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那到底是什么问题?



认识


1


我们一点点来看。研究过“质量”这个词的,一定听闻过这两个字在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中的定义,即一组固有特性满足要求的程度。这里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固有特性”,一个是“要求”,前者满足了后者,就有了质量,反之,则无。


看似拗口,其实是一种非常朴素的哲学。在吴晓波那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中,就有过这么几句话:“做电饭煲的,你能不能让煮出来的米饭粒粒晶莹不黏锅;做吹风机的,你能不能让头发吹得干爽柔滑;做菜刀的,你能不能让每一个主妇手起刀落,轻松省力……”


如果这些产品不能满足所要达到的效果,我们常常会说“质量差”,但其实严格来说,是没有质量。所谓的“质量差”,其实是产品已经不能满足其原来的制造要求。


对于普通产品,造成的损失可能是功效降低了,而对于民机产品,可能会引发一系列质量事故,所以“质量”这个词对民机人而言,可谓没有“好差”之分,只有“有无”的差别。


产品必须要达到既定的要求,换句话说,在这个行业里工作的大家,手上的活必须过硬,否则不仅仅面临市场的不认可,更为严重的是对生命的亵渎。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态度



2


认识到了“质量”的本质以后,再来看如何去满足。工作都是要靠人去完成,人的态度变成了关键。


说到这一点,不得不再提一下“工匠精神”。或许我们都已经**惯于这个词,而没思考下,为什么我们不把它叫做“工人精神”?“工匠”和“工人”差别是什么?


有人曾这么解释,因为工匠是独立人格,对自己的产品负责,同时享**益求精的成果,所以他重视细节。而工人是对领导负责,他只关心领导关心的事。对“工人”的理解也许并不太恰当,但两者的理念对比却颇能让人思考。一个是享受工作时带来的成就感,而另一个则是一种对目标的应付。


这是人对工作的态度,是一种对价值观的理解。就像《大国工匠》《我在故宫修文物》这样的纪录题材片中的人物那样,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执着,就是要做到极致,能把品质提高到99.99%就不会只到99%。他们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


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看到的所谓“高质量产品”,其实是拥有这种态度的人在工作中自然而然产生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种副产品。


这种偏执的态度就是出好产品的基因,我们这个行业,需要有这样的工作态度,以这种价值追求去工作,“质量”将会呈现。



机制


3


也许你已经发现,对待质量的态度,我们是从人的主观方面去阐释的,这更多的是一种“德”,而这个东西,不比“才”,不是学一下就能会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单纯靠道德感化和形象宣传,可能就像“在宇宙中心呼唤爱”,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要解释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两个故事。


两年前,一名英国交通专家针对上海的交通整治,问上海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骆新:“你们的目标是什么?”骆新回答:排堵保畅。结果专家跟他探讨了另一种思路。


在英国专家看来,人的选择一般有三种,一种是被迫的,一种是自愿的,还有一种是被迫之后自愿。如果很多事情市民是被迫去做的,再引导也会反感。如果事情有利可图,再阻拦市民也会选择新的渠道去达成这件事。公共政策需要研究的恰恰是第三种,实施公交优先是一个较为理想的做法。


还有一个故事,曾经让酒店宾馆十分苦恼。房客离开房间时,往往不关闭屋内灯光,因为不属于私人财产,不管商家如何劝导,这样的现象还是经常发生。但一个奇妙的发明,却让这种现象在之后不曾出现,即插卡延时开关的发明。进入屋内用电需要插门禁卡,在房客长时间离开房间时,自然会将卡**,过会儿屋内随即断电。


不知大家看懂了没?前一个故事解释了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后一个故事则巧妙用技术解决了道德问题。回头再看那个“提升质量”的问题,我们也许不能让所有人都有具备“工匠精神”,因为这是一种主观“道德”,但我们却可以思索利用一定的体制机制及方法手段,来促使更多的人往这个方向走,因为这是一种客观措施。


在现代企业中,高品质的产品生产,其背后必然有一套这样的机制手段所形成的工作生态,而用制度养成制造业的质量**惯,正是我们最需要破解的难题。


文|朱屠豪

责任编辑|姜妍

出品|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

    

欢迎转发&投稿

转载请注明微信@上飞

投稿地址:j***@coma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