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多动症怎么治疗

搜索用时: 共找到条记录 被搜索939次

厄运降临索命紧

鬼门关处苦挣扎 我叫蓝春芳,和常人一样,我有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上有八十四岁的老人,下有尚未成年的孩子。三年前,我丈夫周贵生因患突发性脑血管意外而住进医院,经医生诊断为脑干梗塞松果体肿瘤。这晴天霹雳骤然间给我们这个本来就不宽松的家庭一个致命的打击,看着危在旦夕的丈夫,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常言道: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与死别。面对残酷的现实和无情的病魔,我多次求助丈夫的单位,但因体制改革和市场竞争激烈,在尽到最大的努力帮助后,终因不景气单位无力再支撑昂贵的药费。 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挽救我这个频临破碎的家,我四处向亲友借钱,把丈夫送到几百里以外的省城贵阳的某大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测结果是:丘脑、桥脑、小脑、基底节区及脑干为多发性大面积脑梗塞。贵阳医学院的脑神经内科专家还对我说:“你爱人的病目前在国内尚无更好的治疗手段来完全恢复,像他这样比较特殊和严重的情况,能尽最大努力留住生命就很了不起了,同时也不排除成为植物人的可能,甚至随时都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面对一次次生命黄牌警告,我的心快碎了!由于费用问题,我怀着痛苦不堪的心情,拖着沉重疲倦的脚步,告别了曾经寄以热望的省城。面对着不省人事、完全瘫痪、形同植物人的丈夫和摇摇欲坠的家,我真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我所在的单位———毕节地区文化局的领导闻讯后,亲自到家中看望和安慰我:“工作的事先暂时搁一下吧,单位不扣你的工资,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安心地照顾老周吧!”亲友们也纷纷到家中探望,并给予我最大的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面对众人的关怀,我终于鼓起勇气,请医生给丈夫实施针灸治疗,但医生的一句话让我的心凉透了——— “针灸治疗对中枢神经梗塞毫无作用。” 但我相信,丈夫的病一定可以好转,因为,我不能失去他,女儿不能失去他。哪怕他从此成为植物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能让孩子多拥有一天爸爸,我就一定要竭尽全力去争取。于是,我买来了相关书籍和一套银针,在自己身上找穴位试扎,除了疼痛之外,经常扎得我头晕、恶心、出汗、乏力,但我不甘心,咬紧牙关继续扎。守护在病床前的女儿心疼了,哭着说:“妈,你别这样了,现在爸爸已经快不行了,万一你再扎出事来,老爷爷、我爸和我该怎么办呢?妈,我求求你,别这样了好不好……” 我84岁的老父亲也强忍着悲痛劝我……我的心在一次次的试扎失败和亲人们的恳求中陷入了绝望的边缘,让我感到一种求生不能、求死不易的艰辛。这是我一生之中身心最虚弱、最空虚的时刻,我日夜经受着常人所想象不到的煎熬。 但希望的火苗并没有在我心中熄灭,我去拜老中医为师,学着上山挖药,继续为丈夫扎针、推拿、按摩、理疗,慢慢地,丈夫的病症稳定下来了,但仍不能说话、翻身,而且还大、小便失禁,甚至连吃饭都不会,每天只能喂稀饭,因丈夫梗塞状况严重导致吞咽障碍,一顿饭就要吃上一、两个小时。在这三年中,我一时一刻也没有放弃过丈夫的生命,为了救治丈夫,家里债台高筑,我花去了5万元存款和在单位、亲友处借支的总计20多万元。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痛苦和困难,孩子的学业也荒废了。虽然丈夫的命是保住了,但他仍然是一个已经丧失生活能力的人。我顾不得面子,除了日常的上班、照顾家人之外,还做钟点工、给学校代课、给学生代辅、推销日用品、接送小孩子等等,只要能挣到钱给丈夫治病和维持家庭开支的,什么活我都干,在劳累中排解我内心中的痛苦和愁烦。

忐忑之中下赌注千里迢迢赴中原

光阴荏苒,艰难的三年多过去了,迎候我的还是那遥遥无期的艰苦岁月,我依旧囚渡于疲于奔命和苦苦挣扎中,四处寻找为丈夫治病的良方。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朋友出差到贵阳买来一本2002年第五期的《中国保健营养》杂志,在不经心的翻阅中,突然一则 “脑血管病后遗症显微外科手术新疗法”的消息扑入眼帘,我心里升起了一线新的希望,“我的老周有救了!”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惊叫起来,在场的几位朋友纷纷催我赶快咨询,我飞奔回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值班大夫李玉峰,他关切和细心的解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我又一次打电话亲自和王主任联糸,他要求我把检查报告传真过去会诊。为慎重起见,我不惜代价,又打电话到北京天坛医院、天津脑科医院、上海中山医院、华山医院和南京、黑龙江、西藏……国内十几家医院继续打访,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甚至有的还说:“没听说过。”我又找了很多同事、亲友,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大家都非常担心地说:“要是手术失败了,最终落下个人去财空,剩下老的老,小的小,你今后怎么生活?” 是进,是退?我考虑再三之后决定:再赌最后一把。我本着一个做妻子的良心和道义,把全家唯一剩下的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给变卖了,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带着我弟弟,盘着我丈夫上路了,来到了我众多亲友寄以厚望的中原大地郑州———河南省煤炭总医院。那天是2002年7月14日晚上11点,亲自来郑州机场接候的是郑主任和李玉峰大夫。医院给我们安排了全科最好的一间病房。第二天清早,王主任、郑主任和李大夫及时地诊查了我丈夫的全部情况,宋护士长还亲自为我们买来了鸡蛋,我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馨。 17号上午,丈夫被医护人员送进了手术室,我在焦急的等待中渡过一分一秒。手术结束后,护士长第一个出来对我说:“手术很顺利,病人情况很好。”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第二天,医生们鼓励我对丈夫要有信心,加强功能煅炼,他们还一字一句地教他学发音、学说话,手把手地扶着教他学走路……丈夫一天天地在进步———从不会发音到能发音;从不会站立到能独立站几分钟。 为了加强疗效,8月1日,医生又给丈夫做了第二次手术。护士长坚持每天用脉冲仪为我丈夫治疗和推拿、按摩,丈夫的腿从僵硬变为柔软自然,原本有些萎缩的双腿也渐渐地复苏、长肉,眼看丈夫一天天地恢复有了进展,我心里真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和感激之情,这人生转折中最关键的一把,我终于赌赢了!

春风化雨酿甘霖绝处逢生话奇迹。

转眼20多天过去了,我丈夫的病情也有了明显的好转,现在他能自己端碗吃饭,能说简单的话,更可喜的是8月7日这天,他居然能独立站上十分钟,这三年多的艰辛和数十天所创造的奇迹,竟然都在这一刻凝聚和展现,我心中充满了狂喜和感恩。

“医者父母心”,王主任听我说了家里的情况,他的目光湿润了,他保证在合理用药的同时,尽量地为我们节约开支,甚至免费为我丈夫按摩,在生活上也给予了很多的方便。正是他们这种高度负责任的品格和一个充满爱心的整体,让我深深感受到人间处处有温情。

我抑制不住内心潮动的心情,向河南省煤炭总医院显微外科全体医护人员表示我最诚挚的感谢,向同我一样经历过和正在经历我这种痛苦的人们写出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希望你们树立信心、珍爱生命、再续人生,我真心地希望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幸运,让生活的幸福绵绵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