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到家,在空调的吹拂下终于能感觉到累了,上床没多久就睡了,睡着没多久就开始做梦。梦见雨声不断,凉风阵阵。从窗户探出身子一看,发现没下雨,仔细一看,发现是空调们滴水在防雨板们上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凉风正是我家同样滴着水的空调送出的。窗外,热风扑面而来,空调压缩机们低低的响声让我不确定热风是不是也是空调们送出的。一失望,就半醒了。迷迷糊糊中,又觉得风声不断,凉风阵阵,还配着轰轰的闷响。以为又是做梦,反而更清醒了些,显然不是。以为又是空调,并且是坏了的空调,可坏了怎么送凉风啊?空调没坏怎么发出这么响的轰轰声呢?糊里糊涂的思考着,摸摸索索的去开灯,而按下的开关却没能点亮灯,仿佛停电了。半张的眼睛中的瞳孔刚适应了黑暗,天就亮了,仅仅一秒,显然是闪电。看来这次我不会失望了,兴奋的彻底清醒了。

来到窗边,墙上的空调已不再送风,阵阵狂风带着不少雨水从一贯大开的窗户涌进来,窗外的雨水咂在不知哪些地方,噼里啪啦作响。天一直闪亮着,弄得我眼睛都花了,竟错觉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世界杯看台上闪光灯狂闪的镜头。随之而来的还有炸弹似的雷声在四面八方炸开,当然也有不少哑炮。非常激烈的一场雷电交加的大暴雨,是我喜欢的激烈。很不喜欢春雨,因为它普遍下得又密又小又久,不打伞又会淋湿,一打伞就没完,懒人如我最讨厌打伞。而夏天的大暴雨就普遍下得又大又快,不用打伞,因为打不打伞都会淋湿,或者干脆不出门,懒人如我乐得轻松。雨和风都似乎越来越大,风带进窗户的不止豆大的雨点,还有从各处冲刷下来的泥沙,无奈关掉了大开的窗户。窗户的密封性能明显不够好,狂风通过窗户不知何处的缝隙发出了呜呜的风嚎。初中的物理告诉我这是空气震动发出的声音,而幼时某任保姆告诉我这是妖风,是妖怪在天上飞时发出的。另一任保姆告诉我妖怪会抓小孩去吃。但没有任何人再告诉我怎么不被妖怪抓去,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狂风刮起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害怕。

窗外马路边的路灯已是亮的不多,熄的不少。透过不断有水痕冲下的窗户,隐约能看到路边原本绿油油的树此刻显得黑油油的,除了树干外全身上下都毫无规律的左摇右摆,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雨打的。看这雨势,按道理说马路上应该积了很多水,很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无奈眼睛也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块白色的泡沫板,迅速的在马路上移动,从左到右,显然是漂浮在马路上的积水上的。借着仍不遗余力不断闪着的闪电再仔细看了看,还能看到不少漂着的塑料袋也在往同一方向移动,不禁开始怀疑海龟之所以老误食海里漂着的塑料袋不是因为塑料袋像海带,而是挑最显眼的食物,偷懒呢!而水流的方向也让我意外的发现,用我这双肉眼看起来在这山城已经算很平很直的马路居然也有这么明显的坡度,这么明显的上下游。说到上下游,想到了跟我共饮长江水的下游人民。九八年从奶奶那知道,我们上游下雨下游就该发洪水了。所以在我们上游人民没雨盼雨,有雨盼雨别停的时候,奶奶却在盼雨别下,下了快点停,因为她的小儿子就在长江的下游。那年还从奶奶那知道,下雨天往地上撒米可以止雨,当时我的理解很伟大,奶奶是替下游人民防洪呢!后来在地里书上知道,防洪最好的办法就是筑大坝建水电站,还有植树造林。所以现在的奶奶是一边撒米一边盼着三峡工程早日完工。

终于,马路上的路灯全熄了,四周的房子也没看见哪家有亮灯的,看样子彻底停电了。视线范围内,就剩下闪电在天上独领风骚,还有轰隆隆的雷声给它撑腰,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记得以前跟老家农村来玩的一个表叔抱怨我们村夏天老停电时,我表叔半开玩笑一脸羡慕的说,你们村真好,还有电可停。当时觉得他说得真好,说得我豁然开朗,开始对我们村的现代化心存感激! 渐渐的,闪电也停了,雨也小了,开窗发现风也小了。准备睡觉,转身前听到消防车在远处叫,转身时看到一盏红灯在一片漆黑中闪,要多突兀有多突兀。脑子已暂停运转的我也没管那么多,按原计划回床睡觉,毕竟我的脑子还有运转可以暂停,我应该珍惜!

火车在辽阔的祖国大地上奔驰了几个小时,终于把我送回了重庆。下车的第一感觉就是热,热的连其他感觉都没了。只能暗暗感叹地球转的真到位,悄悄羡慕此时地球另一端的阴凉。

晚上到家,在空调的吹拂下终于能感觉到累了,上床没多久就睡了,睡着没多久就开始做梦。梦见雨声不断,凉风阵阵。从窗户探出身子一看,发现没下雨,仔细一看,发现是空调们滴水在防雨板们上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凉风正是我家同样滴着水的空调送出的。窗外,热风扑面而来,空调压缩机们低低的响声让我不确定热风是不是也是空调们送出的。一失望,就半醒了。迷迷糊糊中,又觉得风声不断,凉风阵阵,还配着轰轰的闷响。以为又是做梦,反而更清醒了些,显然不是。以为又是空调,并且是坏了的空调,可坏了怎么送凉风啊?空调没坏怎么发出这么响的轰轰声呢?糊里糊涂的思考着,摸摸索索的去开灯,而按下的开关却没能点亮灯,仿佛停电了。半张的眼睛中的瞳孔刚适应了黑暗,天就亮了,仅仅一秒,显然是闪电。看来这次我不会失望了,兴奋的彻底清醒了。

来到窗边,墙上的空调已不再送风,阵阵狂风带着不少雨水从一贯大开的窗户涌进来,窗外的雨水咂在不知哪些地方,噼里啪啦作响。天一直闪亮着,弄得我眼睛都花了,竟错觉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世界杯看台上闪光灯狂闪的镜头。随之而来的还有炸弹似的雷声在四面八方炸开,当然也有不少哑炮。非常激烈的一场雷电交加的大暴雨,是我喜欢的激烈。很不喜欢春雨,因为它普遍下得又密又小又久,不打伞又会淋湿,一打伞就没完,懒人如我最讨厌打伞。而夏天的大暴雨就普遍下得又大又快,不用打伞,因为打不打伞都会淋湿,或者干脆不出门,懒人如我乐得轻松。雨和风都似乎越来越大,风带进窗户的不止豆大的雨点,还有从各处冲刷下来的泥沙,无奈关掉了大开的窗户。窗户的密封性能明显不够好,狂风通过窗户不知何处的缝隙发出了呜呜的风嚎。初中的物理告诉我这是空气震动发出的声音,而幼时某任保姆告诉我这是妖风,是妖怪在天上飞时发出的。另一任保姆告诉我妖怪会抓小孩去吃。但没有任何人再告诉我怎么不被妖怪抓去,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狂风刮起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害怕。

窗外马路边的路灯已是亮的不多,熄的不少。透过不断有水痕冲下的窗户,隐约能看到路边原本绿油油的树此刻显得黑油油的,除了树干外全身上下都毫无规律的左摇右摆,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雨打的。看这雨势,按道理说马路上应该积了很多水,很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无奈眼睛也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块白色的泡沫板,迅速的在马路上移动,从左到右,显然是漂浮在马路上的积水上的。借着仍不遗余力不断闪着的闪电再仔细看了看,还能看到不少漂着的塑料袋也在往同一方向移动,不禁开始怀疑海龟之所以老误食海里漂着的塑料袋不是因为塑料袋像海带,而是挑最显眼的食物,偷懒呢!而水流的方向也让我意外的发现,用我这双肉眼看起来在这山城已经算很平很直的马路居然也有这么明显的坡度,这么明显的上下游。说到上下游,想到了跟我共饮长江水的下游人民。九八年从奶奶那知道,我们上游下雨下游就该发洪水了。所以在我们上游人民没雨盼雨,有雨盼雨别停的时候,奶奶却在盼雨别下,下了快点停,因为她的小儿子就在长江的下游。那年还从奶奶那知道,下雨天往地上撒米可以止雨,当时我的理解很伟大,奶奶是替下游人民防洪呢!后来在地里书上知道,防洪最好的办法就是筑大坝建水电站,还有植树造林。所以现在的奶奶是一边撒米一边盼着三峡工程早日完工。

终于,马路上的路灯全熄了,四周的房子也没看见哪家有亮灯的,看样子彻底停电了。视线范围内,就剩下闪电在天上独领风骚,还有轰隆隆的雷声给它撑腰,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记得以前跟老家农村来玩的一个表叔抱怨我们村夏天老停电时,我表叔半开玩笑一脸羡慕的说,你们村真好,还有电可停。当时觉得他说得真好,说得我豁然开朗,开始对我们村的现代化心存感激! 渐渐的,闪电也停了,雨也小了,开窗发现风也小了。准备睡觉,转身前听到消防车在远处叫,转身时看到一盏红灯在一片漆黑中闪,要多突兀有多突兀。脑子已暂停运转的我也没管那么多,按原计划回床睡觉,毕竟我的脑子还有运转可以暂停,我应该珍惜!

事实证明,我只有一部分脑子的运转暂停了,因为后来我又梦到了下雨,直到早上满头大汗的醒来。我恢复了脑子的运转和空调的运转,跟已经晒干地上水迹的太阳一起开始新的一天!

雨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