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夏

——题记

不管怎么说,这样烈的阳光和悠悠实在是联系不起来,简直是一天一地。或许,是对比才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悠悠,那么安静的悠悠。

悠悠姓夏,但不叫夏悠悠。只能告诉你们,她的小名是悠悠了。

安静,是从不认识她开始就下的定义。悠悠就是一个安静的女孩。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喜欢,不对,是酷爱看书。可是她看书的眼神,却是很淡,很轻的样子,好像只是随便翻翻,没有半点通常所言“把书作为精神粮食”的意味。只是静静的,一个人坐着。

和悠悠的相识是漫长的。印象中,很多次去上课的路上都会看见一个女孩往我相反的方向走去。目不斜视,却也不显得孤傲,只是悠悠然的步子,不快不慢。

本来我觉得,有点懒又糊里糊涂的我和这种女生是性格不符,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安静的人,是我既需要又受不了的。更何况,我敢断定,虽然我每次都会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不下2秒,可是,她不管是否戴了眼镜都绝不向两边看。所以,她自然不会注意到我。

渐渐的,和她的擦肩而过成为一种习惯。

后来悠悠对此是这样说的:“其实我那时也注意到你了,只是不喜欢在马路上到处看。不过小半个夏天过后,不认得你的脸,倒是认得你走路的样子了。”

那就再说说真正认识悠悠的情况吧。

去家附近的图书馆,还我那本过期4天的书,罚了4毛钱之后,坐在阅览室里看书。抬头,忽然就发现,对面正是那个常常遇到的女生。其实当时的反应只是“应该是”,但是冒冒失失的,下意识地告诉她,我们常遇到哦。

说完这句话,我有种自己真是个大笨蛋的感觉。这句话,实在说得莫名其妙。

她抬起头推一下眼镜,说,是吗?

一下子闷掉。只感觉,自己很傻的话出口之后,得到一个更傻的答案。尴尬。我的左脑对我的右脑说,哎,人家还看着你,总要说点什么吧~~

你们猜我说了什么?

我说,是啊。

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应急IQ实在不可高估。万万不可。否则,就是接下来 这样:

她笑笑,跟我说“你好”,然后说,你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我看书了。

我想,同是女生,怎么可以这么不给我面子呢~~~啊

在看书的时候,我一直在注意她。真的是很恬静的女孩子。阳光在她脸上没有耀眼和灿烂的味道,只是午后的静,和图书馆的静。悠然的静。

几分钟之后,她悠闲地把书看完了。走到我旁边轻声说,那,我们是朋友啦。要不要等你看完一起走?……我立刻就把书放下——其实我早就不想看了——然后,用闪亮闪亮的眼光看她说,好啊。

安静而好相处的女生。第二印象。

回家路上早有预料,与别人第一次相处必然是无聊的,聊不到哪里去,问来问去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你在什么学校啊?每次碰到你是去哪里啊?家住哪里?多大?是男是女?(当然,最后一个问题不存在啊)”好像唯一记住的是,1.她叫悠悠。2.她家住我家后面第12幢楼。(这是没事干的时候数出来的)3.她和我同级。

别的,多数是在她说的时候,我在想着下一个“调查户口”的问题是什么,就没记住。

快到家的时候,为了方便,我问她QQ号。她想了半天说,没有。我说,没有啊,没关系的,呵呵,呵呵。

当时就想到,一个安静爱看书又非常正经的乖学生,是不该有QQ号的。所以嘛。

对悠悠的第三次总结是:汗~~

信不信由你,从那一天数起的3周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悠悠了。再也没有。

我们都在这城市的某个地方,说不准明天就会遇到。

只是对于两个女孩来说,擦肩而过的基率又有多少呢? P.S:这篇和《泡沫》都是讲了两个朋友的故事,觉得写得还不错,打算写一系列我的友情故事,请大家来捧场哦~~谢谢

悠悠夏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