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觉得,树神秘而陌生。它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我悄无声息地对它进行观察。

很奇妙,树对周围的事物竟然有着自己的处理方式。它独自建立起了同世界的联系,不依赖于任何人。树把根埋在土里,然后站在那里,直到永远。除非发生什么意外。

我不理解树为什么老是待在一个地方,那样多没意思。也许是因为树生性懒惰。但我从没听谁说过树懒惰。我想,可能是树喜欢待在它们生长的地方,那是它们自己的家。

也有不喜欢待在自己待的地方的树,例如街道两旁的树。我可以听到那些树的咒骂,它们在骂那些安排自己命运的家伙。然而骂归骂,骂完以后也就算了,认了。

树完全由着性子生长,它们随意地向四周伸展着枝叶伸出去足够远的时候,它们便停下来,一起分享雨露,分享阳光,树枝多像树伸出去的手。它们把手伸出去后就再也没有缩回来,也许是因为太舒服了,它们不愿缩回来或者忘了缩回来。那样是很危险的。每年秋冬时节或什么重要的日子,会有一些人手持利器,将街上的树的多余的手砍掉。我见过那种场面,惨不忍睹。

树是坚强的,像士兵一样坚强。事实上街道两旁的树就是士兵,它们整齐地站成两排,日夜守卫着什么。起风的时候,树向路人招手。当首长的车队快过来的时候,人们夹道欢迎,树会不会也向首长招手呢?我想不会,因为几乎每辆车驶过都会喷出一股黑烟,扬起一片尘土将树的脸蛋弄脏。若换成是你,你会不高兴的,不管那辆车上坐着什么首长。

周围的人对周围的树熟视无睹,树木是不是也对周围的人熟视无睹呢?树儿没有说,周围的人呢?我也不敢问。

我很想和树说说话,因为我有许多问题想问它。我想问它为什么每年的某个时候总会准确无误到长出叶子,问它怎么洗澡,怎么跟别人沟通,是否结婚。可是,没有一棵树理我。也许它们认为我在装傻,在做作,那些问题只适合小孩子问,而小孩子总是要长大的。

树不会对任何人说话。它只让你独自思考,独自感悟。这就是树,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树。你可以说我胡说八道,但你不能说我说的没有道理。

有时候我真愿变成一棵树,只跟风说话,因为只有风会倾听。

树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