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记

我见过原生态的蛇,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它们傲啸山林,诡秘的身影潜伏在山沟繁密的茅草丛中或嶙峋乱石间,偶尔会沿着野栀子花旁的小径爬上树,蜕下皮来挂在树梢上,把采蘑菇的小孩吓得魂飞魄散。我听过很多蛇咬人的传闻,每当这传闻像长脚似地传递,母亲便会买来石灰、明矾、硫磺之类的东西,调成汤汁,绕着院墙洒上一周。我和弟弟会虔诚地跟在母亲身后,眼睛里满是好奇。母亲说迷信中蛇惧怕石灰,却喜欢宝石。

我立刻想起后院的房根处埋着的花矿石。小伙伴说,埋下去二十年不动,就会变成闪亮的紫水晶。现在才埋下去一年不到,我不敢去取出来另埋,可又害怕蛇妖来抢了去,所以幼小的心灵倍受矛盾煎熬,晚上睡不着觉,看着墙壁上贴着的一张张古代将佐图(他们是我儿时的偶像),多希望自己能化身金甲银盔的大英雄,铲灭蛇妖,为民除害。

那些蛇果然害怕石灰,不敢过来。但我在某一天午睡时听到院后有青蛙拼命的呱叫声。青蛙本是自然界最和谐的小号手,但这个小号手仿佛受了惊,叫声中充满了声嘶力竭的血感。我和弟弟连忙跑出房,穿过棚屋,跳到后院,竟然看见十米外的山上,一条青色的长蛇就搁在那里,嘴里叼着一只青蛙的腿。青蛙动弹不得,所有的力气都倾注在凄厉的叫声中。后院中所有的鸡都僵在原地,伸直了脖子,机械地东张西望,仿佛空气中布满了恐怖的气息。我和弟弟不知如何是好,最担心的是蛇会溜到院内来咬鸡。所以我们约定,如果它胆敢翻过墙来,我们就壮起胆子扔石头砸它。蛇很快掉转了头,衔着声音微弱下去的青蛙,消失在远处草丛中。我们长吐一口气。

这一幕增加了我们对院墙后面的世界的恐惧。一段时间内,我们甚至不敢出去采蘑菇。父母亲在那里开辟了一块菜地,下班后去浇水施肥,有时工作忙,就由我和弟弟代劳。但现在我们都不敢去,菜苗、辣椒和茄子有枯死的危险,父亲只好先回来一趟,取水去浇。我和弟弟才敢跟在父亲身后去那里。在绿草幽幽的小山路上,呼吸着山野特有的清香味,我们很快恢复了好玩的天性,追逐打闹起来,还把一些石子踢到山沟中深浅不明的茅草荡子里去。父亲微笑看着我们。

忽然,父亲一个急刹车,蹲下身去,死死瞪住茅草丛,一边招手,一边对我们低声说,快回去!拿大扬锹来!我们两个不明就里,一前一后飞也似跑回棚屋,把那把大扬锹抬出来。扬锹很沉,我们没办法走快,弟弟还摔了一跤,磕破了膝盖。但这些都不足以打消我们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好奇和兴奋。

父亲接过扬锹,蹑手蹑脚从一个缓坡绕到山沟里。夏季水枯,山沟里只有一些沙石。我们隔着茅草观看,父亲端着扬锹像端着冲锋枪疾行。我们大气也不敢出。父亲在一棵蓖麻树下忽然停住,然后举起扬锹,使劲刺进蓖麻树下的茅草中。草丛猛然狂动,仿佛一个怪物蹦将出来似的。我们心都要跳出嗓子里,父亲却松下气来,单手抵住扬锹不放,招呼我们下来看。

捕蛇记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