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

红色的液体从脸庞流下,夹杂着为数不多的眼泪……

————题记 很多无法弥补的过错,我都选择用血来铭记,或者说是救赎。 我很少哭,因为曾经有个人告诉我眼泪是懦弱的象征,也许当时我都不明白到底什么是懦弱,但却执拗的不再哭,但是,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似乎也已经忘记了。 直到那个人真正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凭借着几近为零的记忆想起了她,但是伴随着她的只有一个词,是懦弱。 很讨厌她,似乎是一种抵触,近乎于疯狂的厌恶,每次看着她受伤的双眼,我有种本能的快乐。 她原本白皙的脸变得有些苍白,似乎是透明,当然我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就像我一直都不会在乎她,我知道我在伤害着她,我也知道她从不在意。 慢慢的,连她的嘴唇都失去血色时,我变得越发烦躁起来,冲她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告诉我她是真是存在的,我吝惜着我并不是很多的拥有。 这种情况一直到她的身体中没有一点血液为止,在白色的床单上,躺着一样洁白无暇的她,我没有哭,她告诉我,眼泪是懦弱的象征…… 但是她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告诉我了,再也不会责骂我了,甚至,再也不会宠我了。 有些记忆袭来…… 我记得我得了一种怪病,需要血液来维持我的生命、我的情绪、我的记忆。 我记得我家并不富有,不会有昂贵的血液来维持我的一切。 我记得她每晚都会给我喝一些红色的液体,带着她的体温的液体。 我记得她的腕上总会有细小的伤口,像是刀片的划痕。 我记得她的身体慢慢褪去了红色。 我记得,她是我的妈妈 …… 我知道,我的病已经好了,是她用命换来的。 妈妈,我不会再哭了。 妈妈,我不会再任性了。 妈妈,你知道吗,我爱你。 殷红的液体流下,那是我的血液,也是她的血液。 妈妈,就让我用鲜血来祭奠你无私的爱。 血泪,血祭 ……

血祭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