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月亮与耳朵Togetherwiththepur

月亮与耳朵Togetherwiththepur

初中小学生作文网2011-09-08阿聪 推荐次

【月亮与耳朵】 [壹]

初夏,午后的阳光透过茂密繁绿的树叶,越过古香古色的围墙,变成一抹抹细小的碎片,俏皮地铺洒满了整个院落的青石地板。周围的一切都静谧着,像是在享受着怡然的时刻。这时只要有轻微十分的风掠过,稍稍带动了叶片,光碎片便闪耀成一片亮眼。

围墙旁边,刚好能够晒到太阳,越又不至于让人太觉闷热的地方,摆着一把同样与院中的一切,经历过岁月荏苒的大木摇椅上,坐着一位老人。他微笑着半闭着眼。在他的膝边,围坐着两个孩子,四只纯真的双眼中充满了希望,望着那位老人。

“讲故事啊……让我想象……就讲月亮与耳朵的故事吧。小昔,小烟,你们可要记得,以后看月亮的时候,千万不能用手去指月亮啊。呵呵,因为如果指了月亮,耳朵就会不见了……”隐隐约约间,听到一个年迈的声音,和蔼断续地说道。

这是曾昔与林烟幼年时的某个夏日,在院中听爷爷讲故事的场景。 [贰]

时光依旧在如梭地穿过,快速且不动声色。而小昔和小烟也一岁一岁地渐渐长大,不过,他们依然是很好,或者说最好的朋友。

春天时,他们一同在碧色渲染的山坡上一同放风筝;夏天时,他们一块儿去碧波荡漾的莲花池采摘莲蓬;秋天时,他们一起到小树林里拾取落叶;冬天时,他们共同在广袤的雪地上堆大大的雪人。

日子就这样平静且安和地度过,同如那年一起放声颂唱的歌。

在这几千几百个日日夜夜里,两个小孩一直都洋溢着干净,温暖的笑容。像是从来不会有烦恼,能够一直快快乐乐。

于是,他们就这样彼此牵着对方的手,坚定地迈起脚步,认真地朝着远方走去。 [叁]

又是一个谐静的夏夜。村里各家各户的窗口散发出橙色并温和的灯光,微稍曳动。小昔和小烟一同约好去到一片平坦的草地,远远地,便能够望见树丛间有萤火虫飞动,带着十分微弱却可爱的光。小昔在清浅柔软的草间躺下,小烟则抱着膝坐在一边。

“今晚没有月亮呢?”小烟不经意间,略带疑惑地问道。小昔闻声便朝着天空四处望望,发现只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夜幕,偶尔点缀上两三颗忽明忽暗的星璀,抑或者几渺的飘忽的夜云,唯独不见月亮的踪影。“似乎是这样啊。”他答道,语气透着不易觉察的犹豫,似乎在思考什么。“真遗憾呢。”小烟轻轻应。

静寂了稍许。忽然,小昔像是找到宝藏似的,惊喜地叫道:“你看!你看!月亮在那里,月亮在那里!”小烟听罢顿时兴奋起来,仰起头四处找寻张望。“在哪儿呢?”“在那儿啊!大树顶端那边!看见了没有?”于是小昔着急地尽力用手指向月亮所在的方向。“噢!看见了看见了!我看见了!小昔谢谢你!”刚看到月亮的小烟说道,话语间透着浓重的止抑不住的快乐。原来,月亮正好被一片轻薄的云遮挡住,悬挂在树枝丫杈间,只透出丝丝不易察觉的隐匿的淡光。然而这样,却更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气氛,以及朦胧的清美。

正当小烟还沉浸在找到月亮的兴奋之中,并认真欣赏月色时,小昔却顿时像想起什么似的,轻声惊呼了一句。“怎么了?”小烟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引得转过头,疑惑地问道。“我……我刚才……好像指了月亮呢……”只听小昔迟疑着,不确定地缓缓吐出这句话。只见小烟脸上刚才还满满洋溢的微笑,在霎时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不相信的惊恐。

爷爷多年以前的那句话,出其不意地响在他俩耳边——

“小昔,小烟,你们可要记得,以后看月亮的时候,千万不能用手去指月亮啊。呵呵,因为如果指了月亮,耳朵就会不见了……”

于是,在小烟逐渐增大并且满是恐慌的双眸注视之下,小昔怀着极度不安的心情,缓慢地将双手移至耳朵的地方,触碰。

耳朵,不见了。

原本应该长着耳朵的地方,空空如也,并且光滑得像是曾未有任何东西存在过。 [肆]

此时已是事情发生的四日以后,至于那天晚上,到底是如何回到家的,小烟已经记不起来。唯一存在印象的,只是触碰双颊之后,小昔满是绝望的瞳仁。

小昔出事以后,便一直躺在家中。不肯出门,不肯说话,甚至连饭也不肯吃。想是要把自己整个,埋藏进深不见底的黑色泡沫。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找到。今日,小烟再次来到小昔家里,却如每次的结果一样,小昔完全不理人。在反反复复地遭受冷落之后,小烟觉得再也不能就这样随事情任其发展,一定要想办法救小昔。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小昔在一棵很大的树下来来回回走过来走过去,拼命想思到一些办法,却寻不出半点头绪。想起小昔现在的样子,小烟悔恨地蹲在身子,在树下哭了。

“要是当时,我自己认真看看……不那么……不那么着急地问小昔,他……就没事了,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他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等到稍微平静些,小烟便带着余下的抽泣着,接连不断地埋怨自己。心里难过极了。

这时,一位饱经时年的老人,缓缓朝着小烟移步而来。小烟抬头间,忽然看见了爷爷,脑中顿时灵光一闪。是啊!爷爷就是当年讲这个故事给自己与小昔听的人,他一定知道该如何是好吧!

于是,小烟不顾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就着急地朝爷爷的方向跑去。 [伍]

“爷爷,爷爷,你快告诉我该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咳咳咳”因为跑得太急,还未说完小烟便咳了起来。

爷爷忙帮着小烟拍后背,一边慈爱地说:“孩子,孩子,不急。爷爷来,也正是要和你说这事儿呢。”小烟听了,急忙抬起头,迫切地望着爷爷。

“小烟啊,其实,那的确不是一个故事,而且已经很久很古老了。爷爷也是在小时候听其他老人们说的,所以,现在爷爷也不知道该如何清楚彻底地和你讲完这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没等爷爷把话说完,小烟就赶忙打断了,“爷爷,直接说方法,直接说该怎么办就好了。”“好吧。总之,这件事必须由你来做。据我所知,你应该到村子最东的那片榆木林,去那儿找耳朵。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嗯。好的。爷爷,谢谢你,我这就去准备出发。”小烟着急地告别了爷爷,带着希望与期待往小昔家中跑。

老人站在原地,眼中深邃似乎没有尽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适时地静默了。 [陆]

小烟站在小昔的窗前,不管小昔想不想听或是听不听得见,说道:“小昔,我这就去帮你找耳朵。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把你的耳朵找回来。所以小昔不要难过了。”说完,便转身跨出门外,上路。

当小烟终于站在村庄最北的榆林前时,也不免惊叹了一句。以前从未曾到过这儿,没想到还有一片那么大的树林。稍微收拾了一下起伏荡漾的心情,小烟走进了森林。似乎是刚一超过面前的一排树,刚刚还广阔无际,明亮澈蓝的天空顿时 不见了,只有浓厚的,压抑的灰色迷雾散漫在树木之间。而平坦阔辽的地面,也伫立满树木,拥挤交错,甚至让人觉得有些窒息喘不过气。不过小烟此时全然没有顾及这些,只是一个劲儿往前走,想要快点找到小昔的耳朵。

没有方向,不知目的地在何处,小烟只能到处乱闯。森林里似乎除了她没有其他动物与人。只有丛生密茫的树,和路面上覆盖厚厚的深绿青苔,偶尔一丛溪水浅痕淌过。

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忽然,小烟诧异地止步在一棵树之前。

只见那棵树上挂了七八双耳朵,闪着莹莹的微光。

找到了!? [柒]

小烟急忙快速上前,想要马上从树上摘下耳朵,可是却因为树太高而够不着。于是只能在树下一边干着急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又意识到即使想到办法,却也分辨不出到底哪双才是小昔的耳朵。

最后,小烟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对着树大声呼喊了起来:“小昔的耳朵,能听见我说话吗。我是小烟,我来找你了,你快跟我回家好吗。小昔很需要你,快回到他身边吧……”如此重复了好多次,可是却连一点动静也没见着。小昔顿觉丧气。心中也忽然充溢了难过。

就在小昔抑郁之时,树前却顿时凭空发出一阵强烈得刺眼的光芒,同时,一个女人的身影也渐渐显现出来。模糊间觉得是个十分动人的女子。等到身影完全清晰,女人开口,用十分和缓的语气对小烟说:“你这样呼喊,不过是徒劳,耳朵只会无动于衷。我想,你应该用一些独特的方式,让耳朵明白是你。”说完,女人又像来时一样,光芒再次蒙蔽了小烟的双眼。于是,在强光的隐沉下,女人完全消失了踪影。 [捌]

独特的方式?

小烟努力地在脑海中思索并理解着,独特的方式,独特的方式,独特?到底是指什么呢。

忽然,从前与小昔在一起的时光,像是放映电影一般,在小烟的脑海中快速闪现。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切做风筝,一起放风筝。一起捉迷藏,一起跳房子。一起荡秋千,一起摘橘子。一起堆雪人,一起打雪仗。一起拾落叶,一起制书签。一起看书,一起做作业。以及在小烟难过时,小昔认真的安慰。小烟生病时,小昔的陪伴。或是得到糖果时,两人一起分享……各种各样的场面,一个个接踵而至。是啊,小昔一直一直都在我身边。是最好的朋友。

只见小烟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然后便信心十足地从随身所带的袋中取出一支做工精细的笛子——小昔为她做的笛子。

然后小烟开始吹奏。那是一曲不知名,却异常动听的曲子。甚已不知该用如何的言语去描述,只能说,灰色的雾,压抑的树,死寂的水,似乎也因为听到这曲子,在一瞬间欢腾起来。散出光明的力量。不再黑暗。

一曲完毕,小烟满意地收起笛子。就在这时,一双耳朵轻巧地飞进来小烟的怀中。 [玖]

当小烟帮小昔找回了耳朵,一切便都恢复了正常。村里的大人们都觉得,这件事,无论是开端或是结尾,都其妙地如同一场梦,让人有种梦醒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感觉。可是,只有小烟和小昔知道,他们彼此之间的友情,因为这件事,而由 添描上了重重的一笔。已经,不会忘记了吧,一直。

直到又是一个夏日夜里,他们俩再次去看月亮。却让人不知该如何去描述。到底是因为教训不够深,抑或是已经注定于是无法改变只能朝着星轨所早早铺设好的道路行驶。当时的情景,与上次发生事情的情景,出奇的相似。只是,失去耳朵的,是小烟。

小烟在那之后也在家休息了很久很久,状况与小昔当时如出一辙。沉默。 [拾]

等到小烟重新走出家门,已经是很久以后。那时,她差不多已经走出了失去耳朵的阴影。只是,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到小昔。冥冥之中,似乎记得在自己出事后的几天,小昔来到家中,轻声对她说了句“我们会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之后,便再也摸索不到半点记忆。

而现在,已经是事情发生的四年之后。在这长长的时间里,每当小烟问大人们,小昔到哪儿去了。

大人们总是意味深长地告诉她“小昔去找耳朵了。”

月亮与耳朵Togetherwiththepur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