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穿越之盛唐幻梦(28)

穿越之盛唐幻梦(28)

当天阳抱着我出来的时候,小瑛和若泠已经顾好马车等在那里了。

我看见了小瑛脸上惋惜的神情,也看见了若泠脸上奇怪的神情,还有,沫和糖的担心。

天阳低首看着我,眼里尽是柔情,说话的声音也是异常的温柔:“然,放心。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需要我了,我就一定会来帮你。”

然,他第二次叫我然了。呵呵,第一次是在他以为我睡着的时候,现在是光明正大的叫了呢。呵呵,我心里自然是开心。不过,就我这现在样,比一个风尘女子好不了多少的人,难道也配得到南宫家大公子的爱吗?不知道,我这回真的不知道了。只是将头更靠近他的胸口,天阳也不再说话,直径走到马车旁,把我放了上去。转身问了一句:“小瑛,皓月呢?”

小瑛本不想说,支支吾吾的,若泠见况,接过话茬:“他说好像说是要城外去会会一个朋友。”

“这样啊,那我去找找他。”南宫天阳转身想走,我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可怜的望着他,哀求道:“天阳,你不要去,今天陪着我好不好?”

南宫天阳回过身,温柔的握住我的手:“然,我不走了。我会陪着你。”

“天阳,会原谅我吗?”我看着天阳深邃的眼睛,心里忐忑着,害怕他说不会,既是他说会,我也不想原谅自己了。今天我犯的是个很大的错误,至少是男人不能接受的吧。

天阳对着我笑了笑,那笑温暖的简直可以融化任何寒冷:“然,我没有怪你。没有怪你也就不用原谅你,你别多想了。”

“可是,我开始责怪我自己了。我不应该这样的……”说着,渐渐松开了扎住他衣袖的手。

“好了,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别院。”说完,踏上车,用手臂环着我的肩膀。

“走吧。”他对着车夫轻声说着。

沫她们也都上了马车,只有若泠一个人还迟迟不肯上来。

小瑛看见还在张望的若泠,关心的说道:“若泠姑娘,你怎么还不上来?”

“我想……我还是去找皓月好了,你们先走吧。”若泠满脸担心的说着。

“好。”小瑛应道。

“那你也要小心了。找到他,你们就快些回来。”南宫天阳补充道。

“知道了,那先我走了。”若泠笑笑,便消失在长安繁华的街道中。

马车向着别院驶去,一路上,大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也都相对无言。在我几乎要靠着天阳的肩膀睡着的时候,糖发话了。

“然啊,我们待会回去你想吃点什么?”

吃,呵呵!糖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馋猫,以我现在的心情怎么可能吃得下东西呢?说起吃,不知道净羽是不是还在等我们,不知道她吃东西了没。

看着糖,我笑道:“糖,你也饿了吧?”糖点点头,我接着说道,“那待会我们回去吃甜雪吧?怎么样啊?糖宝宝!”

说到这里,我和沫笑了起来,南宫天阳看见我们笑得那么开心,问道:“然,你们为什么笑?甜雪不是一种点心吗?”

我轻笑,伏到天阳的耳边小声说:“那个甜雪,就是糖她们家那个人的代称。”

南宫天阳听完,想了片刻,也不禁笑了起来。

糖看见我们几个再笑,嘟嘟嘴,坐到了小瑛的旁边,对着小瑛说:“小瑛,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人啦!~你就不笑,看看他们,一个个没心没肺的样子,真是的!”说着还瞪了我们几个一眼。

不料,小瑛也轻笑起来:“唐姑娘,我刚刚不笑是因为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但是,看你的样子,我也猜出了七八分。想必,唐姑娘有心上人了吧?”

小瑛一语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们也纷纷附和起来。

“是啊,小瑛你怎么猜到了?”“这些事哪要猜啊,我都看都看出来了。”“唐姑娘,改天带来给大家看看吧!我们帮你一起参考一下。”“是啊,带来给我们看看吧!”…………

糖见我们都连成一个战线了,不好意思的开口了:“你们真是讨厌,人家……都还不太了解他的啊。而且,他不叫什么甜雪,是叫翦晗魅。”

“还娇滴滴的了,呵呵,要是真的喜欢,那就抓紧啊,别让他跑了。不过,就算他跑了,我们一起帮你把他抓回来。”我调侃道。

糖突然摆出怅然若失的表情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啊,他的父亲是胡商,他这次只是随着父亲来做生意的。”

“什么!胡人?”我们几个同时说道。

“是啊,怎么了?”糖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我们惊讶的面孔。

南宫天阳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唐姑娘,胡商大多狡诈贪婪,唯利是图,不守信用。你难道不知道吗?”

糖一听这话不高兴了,翻着白眼说:“南宫大公子,你都说了是大多,又不是全部。再说了,他人很好的,上次我走迷路,就是他带我回来的!而且他还帮我追回了被小贼偷走的钱袋呢!”

“那只是骗你的吧,胡人都是很狡猾的,简直像狐狸一样。”南宫天阳摇着头。

“得了吧,你不就是不喜欢胡人嘛!用得着这么诋毁他吗?停车,我要下去。再和你谈话的话,我会忍不住想骂人的!”说完,就跳下马车去了,完全不理会马车是否停稳。

“唐姑娘!”小瑛想挽留住糖,但是糖已经跑远了。

“唉……怪我太……”南宫天阳自责的说着。

“不会的,糖只是一时生气,很快就好。”我拍着他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沫靠过来,在我耳边说:“然,糖真的不要紧吧?”

我微微一笑:“你看她跑的方向是朝着西市去的,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吧?”

“难道……糖去找那个胡人了?”沫惊讶的看着我。

我笑着点头,接着说道:“既然你也知道她去找那个胡人了,也就别担心了。”

沫朝着糖离开的方向看看,担心地说着:“可是这不太好吧?她一个人诶……”

“呵呵,你还担心她啊?你应该担心遇见她的人,万一她心情不好,那人可就是直接进医馆的命咯!”我笑着回应着。

“呵呵,那倒也是的。”沫低头笑道。

南宫天阳看我们那么有信心,便问:“那么,也就是说,唐姑娘没事吧?”

我依旧笑着:“放心,没事的。我们快些回去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找糖,其实我有想过的,但是,我还是忍住了。糖是不可能永远受到保护的,所以也该是自己保护自己的时候了。再说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不能自己保护自己的话,就只有被抛弃的份了。

马车疾驰着出了长安城……

糖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走着,边走嘴里也边嘟囔着:“真是过分!一个个都这样!你们凭什么看不起他啊!他不就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嘛!又没有什么的!真是的……这简直就是种族歧视!再说了,他长得那么好,我干嘛不要啊!你们就是嫉妒!绝对是嫉妒!”不知道她说这些话是为了反驳南宫天阳的观点,还是纯属自我安慰而已。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翦晗魅住的客栈的楼下。糖仰起头看看客栈的招牌,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突然“哗”得一声,糖只感觉的有很多的液体从天而降,一股脑的都落在她身上了。

糖在原地愣了半秒,随即,大喊起来:“是谁那么过分啊!!!天杀的!知不知道姑奶奶我想骂人啊!是谁倒的水!给我滚出来!欺人太甚了吧!!”糖拍着胸脯,呼一口气。

可是,不知道是不满的情绪积攒得久了,还是有些想家了,糖竟一下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你们怎么这样啊!呜呜……你们,你们统统都不是好人!妈……我好想你啊。我在这里一点都不开心。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糖的眼泪噼里啪啦的砸到了地上,很响,她自己也听得真切。哭到后面,糖有些累了,大哭也变成了抽泣。

糖擦擦眼泪,理理衣裳,带着一双兔子似的眼睛,敲响了客栈的门。

一个带着浓重的西安口音的汉子打开了客栈的门,看见眼睛红得和兔子没有区别的糖,不禁怜香惜玉的问道:“这为姑娘你找谁啊?饿能帮你不?你遇见啥事咧?和饿说。说不定,饿还能帮你咧!”

“大叔,你们这里有没有胡商入住啊?”糖一边说,一边伸着头里面张望。

“有啊,最近是有一队胡商出了高价住进来,要不是可以赚钱,饿才不接胡商咧!这位姑娘,饿是不是见过你?”说着,那汉子突然眼睛放光的看着糖,大叫起来:“嗳!你不就是那个倾凤楼唱歌的姑娘吗?饿滴个神,你唱得的太好咧,饿可喜欢你咧!来来来,进来坐!小二!备酒!不是不是!是备茶!”

“啊……这位大叔,我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和你喝茶的。你弄清楚好不好啊!”糖看着眼前这位热情的大叔,已经彻底无语了。

“你不说饿差点忘记咧,你要找谁?是那些胡商?是不是被他们骗了来理论啊?”

“胡说!他们人好好的,你干嘛乱说啊!你知不知道这样算是种族歧视啊!”说着,糖的火气又要上来了。

一个带着异域气息的妖娆的声音传来:“唐姑娘,今天可有闲心来这?莫不是来寻我的?”那少年今天穿的是一身很特别的胡服,外面又披着有点像汉服的袍子,一手轻摇纸扇,一手却握着一块磨得光亮的玉石,约有核桃大小。

糖顺着声音看过去,惊了瞬间,随后才唯唯诺诺的说着:“翦……翦晗魅?你今天怎么……”

翦晗魅现出一抹妖媚的微笑,把双手打开,在原地转了个圈,问道:“怎么?唐姑娘是觉得这样不好看吗?”

“不是不是!”糖连忙辩解道,“很好看的,这样很特别。既有西域的妖娆,也有汉人的儒雅。”糖顿了顿,觉得自己用错词了,有开口:“那个……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妖娆……而是说你的衣服……很……哎呀,我也解释不清楚了!反正很好看,而且一点都不奇怪就对了!”

“哈哈……唐姑娘果真是快人快语不善隐瞒啊,呵呵……”翦晗魅到是爽快的笑起来了。

“呵呵……这算是在夸我吧?”糖抿着嘴笑着。

“当然的,像唐姑娘这样的性子,让人甚是喜欢。”翦晗魅靠过去,语气是那么妖娆。

“咳咳……饿说,你们要谈情说爱请回房去,饿还要做生意咧!”糖回过头,看见客栈老板正瞪着他们俩。

“既然老板不高兴了,那就不在这烦他了。”翦晗魅对着老板抱歉的一笑,又转过身很绅士地笑着对糖说,“唐姑娘,那就劳烦你轻移莲步,到我房里谈吧。”

“好……”糖低头应着,“翦公子带路吧!”

翦晗魅正转身欲走,又突然朝着客栈老板走去,他在客栈老板手里塞了点钱,说:“还请老板准备些香茗和点心了。”说完,就带着糖上楼去了。

翦晗魅刚打开门,糖不由的惊住了,房间根本不像一个廉价客栈的房间,倒反像是书香子弟的房间。半壁的书,一个案台上,还压着一副未干的水墨画。墙上还挂着几副简单的丹青,虽不如名家手笔,但也是别有风趣了。在门的左边还有个小小的案台,上面摆放着很多西域的小玩意,糖都没有见过,才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凑上去摆弄起来。

“唐姑娘,柜子里有几套干净的衣服,虽然是男人的,不过,若是你穿也会很好看。我先出去了,换好衣服叫我一声就好了。”说完,默默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糖红着脸答应了,见翦晗魅已经出去,糖就毫不客气的动手翻起了柜子。

“哇,这件白的不错啊!哇哇!这件水色的也好看啊!哇哇哇!金色的也好看!嗳!不对啊,翦晗魅一个大男人怎么有那么多衣服啊……莫非……咳咳……想歪了,想歪了。还是先换上干净的衣服好了。”唐换好了一身利落的男装,淡蓝色的,很承她嫩白的肤色。她把湿漉漉的头发散下来了,披在肩上。接着,在房子里寻找的一个叫梳子的东西来整理她凌乱的头发。

翦晗魅都是心甘情愿的在门口等着,这时候,小二端着茶点上来了,看见他一人站在门口,心里甚是怪异,小二绕过翦晗魅,想走过去敲门,却被翦晗魅制止了。

“交给我就好了,你下去吧。”翦晗魅强过小二手中的盘子,自己拿了起来。

“是。”小二悻悻的下楼了,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看,捂嘴偷笑了起来。

房间里传来了糖的声音:“翦公子,可以进来了。”

翦晗魅端好盘子,轻推开门,看见糖一袭淡蓝色的衣衫,青丝散在肩上,不由得一愣。

“哇!又是甜雪啊,呵呵,好想念这个味道啊!”糖乐呵呵的跑过来,拿他起手中盘子,自顾自的坐在旁边吃了起来。

糖吃得正开心,看见翦晗魅还站在原地,便向他招招手,说道:“翦公子,别傻站着了,一起过来吃吧。”

听到糖的提醒,他才猛地回过神来,走到糖的身边坐下了。一边倒茶,一边在质问糖:“唐姑娘,我知道你是有事才来找我的吧?我知道你不可能是应为想念我才来找我的。”

“翦公子,那个……我是气不过他们说你,我才来找你的。”糖垂下头,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

“叫我晗魅就好了,别叫我公子,显得生分了。”翦晗魅说着,还替糖缕缕遮住脸的头发。

糖被翦晗魅突入而来的举动吓倒了,一个劲的咳嗽起来。翦晗魅递过水去,糖一口气就喝完了一杯水,翦晗魅走到糖的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背脊。

“叫你吃东西不小心,看看,现在呛到了吧。”翦晗魅温柔的责怪着。

糖顺着气,捶着胸口说:“晗魅,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你吓到我了。而且……”

“而且什么?”翦晗魅那张妖媚的脸靠近了糖,糖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一阵心慌。

“那个……那个……我……”糖一直没有敢转过脸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呵呵,唐姑娘脸红了。”翦晗魅看见糖脸红了,不但没有走开,反而更靠近了。

“你!”糖感觉的翦晗魅的靠近,心里又气又喜。

“你脸红得真好看……”翦晗魅妖娆的声音在在糖的耳边回想起来,糖不禁浑身一缠,就像被电击到一样。

“啊……好看?晗魅……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你现在让我感到有点心慌。而且……我会觉得你的意图不好。”糖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声音还是颤抖着的。

“呵呵。”翦晗魅轻佻的笑了一声,“原来……唐姑娘在害怕啊?呵呵……好了好了,不玩你了。再玩下去,我怕你就晕倒在我怀里了。呵呵……”说着,转身坐到了糖的对面,满眼笑意的看着糖。

糖看见翦晗魅得寸进尺的脸,心里的无名之火就上来了,用力一拍桌子,大喊一声:“好啊你!你竟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就朝着翦晗魅扑去。

就这么着,他们俩就调打在了一块。你说巧不巧,就在这时,翦晗魅他的父亲就过来了……

穿越之盛唐幻梦(28)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