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第11章:龙马受伤

第11章:龙马受伤

一切都如同记忆般进行,艰难却不困难地赢得对阵不动峰的胜利,一群人兴高采烈地去河村前辈的寿司店庆祝。

然而,天籁此刻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小天~天!在想什么呢?走啦!”英二在听到有免费寿司吃的时候就开始精神亢奋,并且要拉着别人跟他一起亢奋。

“呃……英二……”天籁转过身面对英二的时候又是笑得一脸灿烂,“我突然想起落了样很重要的东西在教室,要先回学校拿一下,你们先过去吧!我拿了马上就过去找你们。”

英二扁起了嘴,拉着天籁说:“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嘛!明天上学的时候再拿啦!现在就先跟我们走吧!”

好笑地把英二拉扯着自己衣袖的手拿开,明明年纪比他小,但天籁面对这个大小孩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种为人母的感觉……好沧桑啊!

踮起脚尖拍拍他的头,天籁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说:“英二乖,我很快就赶过去了。等会见好不好?”

“那要不要我陪你去?”英二看他劝服失败,只好退而求其次,想把她快快地送回学校然后快快地赶去寿司店。

“不用了。”天籁笑笑拒绝了他的好意,“你不怕送完我之后,你最爱的鲔鱼寿司被阿桃他们几个抢光吗?”

看见英二脸上果然出现为难的神情,天籁赶紧趁机说:“我很快很快就会过去的。”侧身又看一眼其他人,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在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没有注意这边,她又马上加了一句,“那我先走一步,你等下跟他们说一下我随后就到吧!”

“……好吧,那你要快哦!”英二最终敌不过鲔鱼寿司的诱惑,只好含泪目送天籁离开。

失神地走在路上,却明显不是学校方向。天籁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晃着,走到哪里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要马上逃开,逃离那群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欢乐人群。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上面还沾有淡淡的血迹没有洗净,那……是龙马的血。尽管早已经知道在这一场比赛中龙马会受伤,但是,当她亲眼目睹鲜红的血从龙马脸上一滴一滴地滴落,当她替龙马拭去脸上的血处理伤口时,她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是的,龙马赢了,他当然会赢,但是,那殷红的鲜血依旧是落在了她的心头。

本来……本来她是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只要当初没有多嘴,让奶奶她们把龙马安排在第三单打,那么,龙马也就不会受伤。她……其实是个无情的人吧!明知道龙马在对伊武深司的比赛中会受伤,却残酷地推动剧情朝这个结局发展……

龙马……对不起……

“菊丸跟我说,你是要去学校拿东西?”冷淡得几近漠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把陷入沉思中的天籁吓得马上回头。

“……部……部长!”居然是冰山,居然是他跟来了。天籁心头一惊。

视线扫过她,手冢的声音依然是跟往常一样冰冰冷冷的:“这不是回学校的路呢!”

低下头沉默了半晌,天籁才低声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手冢走近两步,瞥见天籁手上浅红的血迹,他心里一动……原来,是这么回事,刚刚笼罩在她身上那股悲伤和难过,是因为这个吗?

半天不见她回话,手冢再次开口了:“当初,你跟我想的,是一样的。”

听到这句话,天籁猛然抬头盯着手冢,像是惊诧于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把越前放在第二单打的位置,这是我的想法,所以,就算当时你没有提出来,我也会作出这样的安排。”淡淡的语调几乎没有起伏,却狠狠地撞击了天籁的心,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她,最后的安排也应该是这样才对,只是,手冢为什么要突然对她说这些?

略为停顿一下,手冢像是考虑了一下才继续说:“所以,越前受伤,并不是你的错。你事前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不,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而且,是她放任事情这样发生的。

迎向手冢的眼睛,镜片后的眼眸一片淡然,但是,在那双眸瞳的深处,隐隐透露出担心。手冢……看似冷冰冰的,但是其实,很会关心别人呢!能被冰山部长挂心,也算是她莫大的荣幸了。

把苦笑埋藏在心底,天籁的脸上重新展现平日的微笑,轻轻地说:“谢谢。”虽然不能减轻她对龙马的愧疚,但是,真的……谢谢。

既然人都来了,就把事情都一次解决干净吧!省得日后心烦,天籁开门见山地说:“部长,那天,你要送我回家,其实,是有事情要问我吧!”

虽然面瘫是没有表情的,但是天籁还是能够察觉到手冢为她的问话稍微诧异了一下,不过他也顺势接下去问:“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认为越前应该放到第二?”

“你刚刚不是说,你当时也是这样的想法吗?”也许是觉察到了手冢不那么冰冷的一面,天籁对他也就不再那么毕恭毕敬的了,直接把球踢了回去。

“是的,所以,我才更好奇,你为什么也会有同样的想法。”手冢不慌不忙,稳稳当当地把问题完璧归赵。

好奇?部长也会好奇?看来,八卦果然是人的天性啊!只是,即便是面对部长,她也不可能直说的。没错,她知道龙马会受伤,但是,这场比赛是很多改变的关键。海堂的回旋蛇镖,龙马身份的揭露,都必须要靠这场比赛来完成。所以,她不能阻止,只能让故事走下去。

“因为……”迟疑了一下,天籁决定给出最接近事实的答案,“海堂必须觉醒,而龙马也必须成长……”所以,就算会受伤,她也要让龙马面对伊武深司。

面对有些离题的答案,手冢却没有不认同,而是问:“你早就知道越前是越前南次郎的儿子了对吧!”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既然南次郎是龙崎教练的弟子,那么天籁一早知道这件事也不足为奇。

点点头,天籁决定将话题就此打住,余下的就让部长自由发挥想象去好了,她实在不能透露再多。思及此,她完全收起了刚刚的情绪,用最清亮的嗓音唤了一声:“部长!”

“嗯?”虽然不知道她的声音为什么突然明快了起来,手冢还是应了一声。

“我们快点赶去河村前辈那里吧!不然,好吃的都会被他们抢光了!”

点点头,天籁决定将话题就此打住,余下的就让部长自由发挥想象去好了,她实在不能透露再多。思及此,她完全收起了刚刚的情绪,用最清亮的嗓音唤了一声:“部长!”

“嗯?”虽然不知道她的声音为什么突然明快了起来,手冢还是应了一声。

“我们快点赶去河村前辈那里吧!不然,好吃的都会被他们抢光了!” 番外之天籁的忧郁

很忧郁,她真的好忧郁,虽然部长也说了她不必为此负责,但是,她仍旧是非常非常地忧郁。尤其是现在,当她看着变成独眼龙的龙马,她的忧郁就越发泛滥了。

唉!好好的一个俊帅的小伙子,就这样毁容了,虽然说以后也会好起来,但是现在光看着就觉得好难过呢!唉!都是她害的。想到这里,天籁不由得再次连连叹息两声。

从训练的休息期间开始,就一直坐在旁边,以极度忧伤的眼神凝望着他并不住地叹气,即便是淡漠如龙马,也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发问了:“学姐,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叹气?”

望向自己的只有一只又大又亮的眼睛,另一只同样明亮的眼睛却是掩盖在写满了字的可笑棉布之下,天籁伸出手摸摸龙马的头,忧郁地说:“龙马,你还小,是无法理解大人深沉的伤悲的。”

龙马额上滑下三条黑线……你,好像也只比我大一岁而已吧!

真是……虽然剧情中看不出这伤在日后会对他造成什么不良影响,但是毕竟是伤在眼睛附近这种敏感的地方,万一会影响视力怎么办?架上眼镜的龙马……哇!她不要啊!

光是想到那个造型,天籁就更加心如刀割地大叹一声。

“那么,学姐……你能不能不要再对着我叹气了?”听到这夸张的叹气声,黑线再下几根,龙马实在受不了地提出。

不顾其他人在旁边看着,摸在他头上的手改捧住龙马的脸,天籁一脸悲天悯人的神情忧郁地说:“龙马,虽然你不能理解我的哀伤,不过,如果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会负责的。”就算你瞎了,我也必定会在你身边的!

汗珠混合在黑线中落下,龙马对捧住自己脸蛋的手和莫名的话语有些慌张:“学……学姐……你在说什么啊!”

“喂,小天,你在非礼越前吗?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了?”桃城凑过来,好奇地问。

“闭嘴,Momo,你也是无法理解我深沉的伤悲的。”天籁继续忧郁地说。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桃城和龙马一样也往头上挂竖线了。

这时,冰山部长威严的声音响起:“休息结束。全体开始训练。正选分组练习,一年级去捡球,其他人做基础训练。”

“是!”全体宏亮的应答声后,龙马也急忙借机挣脱了天籁的手,如获大赦地奔向了最远的练习场,以免继续遭到荼毒。

默默地凝视着龙马远去的身影,天籁又深深地叹一口气。她很忧郁,她真的好忧郁啊!而治疗这样子的忧郁只有一个办法——

眼不见,心不烦。

天籁起身,不等社团活动结束就先行闪人了——只要不看到受伤的龙马,她就用不着为他感到忧郁了。

第11章:龙马受伤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