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偶然(23)

偶然(23)

谁对神奇的东西不感兴趣呢!后来有几次偷偷听到大人们神秘地提起七叶草,耶律离裳就知道了,她那天见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花儿,而是有着古老传说、神秘无比的七叶草。所以,在萧见洪死去之后,她特想找到七叶草,送到萧见洪的鼻子底下,让他闻一闻,活过来。可是,她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再见到那花儿了。因为,王,也就是表表哥决不会让她再次见到。那是迭剌部甚至整个契丹族的神圣之物。谁拥有了它,谁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是,还有什么能力比能让人起死回生更强大呢?表表哥决不会将这么神圣的东西交给她,再让她去交给萧遥。因为,表表哥统领的迭剌部与萧遥统领的乙室部是水火不能相容的两家。而她要救的萧见洪将军,就是乙室部的第一大将。王怎么会让她救呢?萧遥的马毕竟是乙室的马,它载着耶律离裳和萧遥驰去的方向是奔向乙室部的。白马飞快地上山又下山,在一个拐弯处嘶鸣停住。白马没办法不停住。眼前的整个山坳都被迭剌部的旌旗布满了。

旌旗呼啦啦迎风招展,当中一杆高耸入云的旗帜飘得更高,上有“迭剌王”四个镏金大字。旌旗下有个108人抬的金榻。金榻上端坐的正是王。王慵懒地用镶满钻石的马鞭指指耶律离裳,示意她从马背上下来,坐到他的身边。耶律离裳犹豫着想下去。他毕竟是王,是她的统领。可萧遥及时地将手搭在她腰上,不让她下去。她终于没动。王从金榻上一跃而下。耶律离裳知道,王生气了。因为王平时上下金榻时,都温文尔雅,仪态端庄。王伫立在萧遥的白马前,冷冷地看着耶律离裳。耶律离裳有些高傲地仰起下巴。不是她不想跟王回去,而是她看不惯王这种咄咄逼人的样子。王缓缓地将右手拎着的马鞭敲向自己的左掌心,啪啪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里。那声音凄厉地提醒耶律离裳,如果背叛王,后果很严重。耶律离裳依然扬着下巴。王叹了口气,有动作了。他将马鞭狠命地甩起来,抽向耶律离裳的腰间。

萧遥纹丝没动。在萧遥眼里,那一鞭对他还构不成致命的威胁。可是,他想错了。意想不到的事在萧遥目不能及的地方发生了。成千上万支箭在此刻向萧遥的后背射来,目标直指他的后心。耶律离裳也听到身后的动静。那么多支弓箭一齐运动,怎么可能没有声音!耶律离裳不知哪儿打来的劲儿,扒开萧遥的手大喊:“先护你自己!”萧遥被她的指甲抓得冷不丁松开了手。他其实也就松了这么一秒钟。镶满钻石的马鞭在阳光下荡出七彩炫目的光芒,卷着耶律离裳已飞离马背。飞之中还在不停地快速旋转,她被转得有些晕了……不远处,萧遥目之能及的空间都被箭插满了。耶律离裳重重地摔到金榻上。那108个抬榻的人都感觉到了她的重量。萧遥还在她眼前跟无数支乱箭作战。金榻接到了耶律离裳后,没有动。没有王的指令谁也不敢动。可是,王不给命令,也没上金榻,而是转身走了。

耶律离裳大声地叫他,得到的回应却是他渐远的背影……离裳傻傻地站在楼道里,直到有人捅了她一下,她才惊醒过来。是雨一在叫她。楼道里静悄悄的,除了雨一,没有其他人。离裳的脊背开始发凉。雨一说:“大家都去早操了,你怎么还站在这儿?”离裳说:“那……那怎么没人叫我啊?”雨一说:“你站在这角落里,没人看得到!今天我值日,所以我没去!”离裳闷闷不乐地走向教室。这一刻,她又冲动了,想为那天音像店的事儿跟表表哥道歉。但是,她话到嘴边,终究没说出口。有一个问题总困惑着离裳。在契丹时代中,为什么表表哥的性格特别陌生,武逍遥的性格也特别陌生,他们好像都是另外的人。下午就两堂课,都是自习课。下课的时候离裳没立即走。她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前几次都是因为她走得太早了,引起表表哥的怀疑,表表哥才会跟踪她。离裳借着收拾书包的机会将目光投向雨一。雨一已经将书包背上,正走出教室的门。

偶然(23)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