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坏小子?坏小子?

坏小子?坏小子?

这是几分钟前的一件事,对手是“老对头”——杨克。杨克是校摔跤队队员,依仗自己有两手,到处欺负人,刘帆手下的小弟们被他打伤了好几个,这让刘帆很没面子,在小弟们的簇拥下,他和杨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刘帆个子不高,身体圆滚滚的,壮得像头牛,不知是精力过剩没处发泄,还是他哪根筋错了位,就喜好和人家争强斗胜,便常有几个低年级的小弟跟着他。他知道杨克的厉害,但他相信自己能够打赢他,让他知道他们不是好欺负的。 “战斗”是在学校大操坪上进行的。这是个晴朗的日子,天空蔚蓝,棉絮似的白云在天空不紧不慢地飘,平地上有股阳光和尘土的气味。杨克压根儿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两手抱在胸前,仰着头看着不知是什么地方的远处。 刘帆挺了挺身子,可怎么也没有杨克高,他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把杨克看了一遍,这家伙可不是块软柿子,要打赢他可不容易,可我决不能输……他不能想这么多了,他们开战了。首先,是杨克来势汹汹的一个“降龙十八掌”,幸好他躲得快,身子一侧,熟练而又准确地朝对方当胸一拳,小腹下一脚,打得杨克猝不及防,他不禁洋洋自得起来。这时,杨克一拳冷不丁地打着了他的鼻子,顿时血“哗——”地流了出来。他顿而心头火起,顾不得抹去从鼻子里流出的粘稠的液体,居然打得杨克无还手之机,但无意中自己身上像被石头砸了几下似的,对手还是狼狈地逃走了。 “耶,耶,胜利了!”几个小弟们欢呼着。虽然胜利了,但刘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次事件,使他不得不面临几重危机,这属于一次十分严重的违纪事件,他不得不写检讨,而且在学校被公开批评,并被登记在学生档案。那天,他被老班Miss李叫到办公室,老班狠狠地瞅着他,眉头皱成一座“双拱大桥”:“你呀,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下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呢?打架打架,能打出好成绩来吗?” “他欺负人。”他噘着嘴嘟嚷道。 “嗬,你好伟大,你成英雄了?” “我没那么伟大,顶多一只刺猬,只能自卫一下。” 老班气得差点没闭过气去。 他也不十分在意,对于升学已没敢去想,最多读不了高中,反正自己已是老师们眼中的差生,也不是父母眼中的好儿子,他对自己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二 晚上,老班Miss李要来家访。刘帆吃过晚饭就从家里溜出来了,他怕见到老班,更怕老爸。老爸对他是挺严厉的,那蒲扇样的大巴掌打在身上挺疼的。 街上已亮起了各色街灯,城市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竟然让人挤窄了,这刻大街上似乎比白天还要热闹,这大概是因为那些上班族只有这会儿才有充裕的时间来光顾这儿吧。城市变得嘈杂,变得喧嚣。尽管人很多,却没有谁理他,连一张熟面孔也没有,就是想吵架都找不到对象,便感到一种落寞、孤单和无奈。他忽然变得很烦躁,怕嘈杂,怕喧嚣,他很快折身进入一条小巷,他想让自己静一静。 巷子很窄,七弯八转的使人摸不清方向。比起大街上,自然人少了许多,显得冷清。 忽然,前面有小孩的哭喊与呼救声,听得很清晰。他立时心头微跳,呼吸急促,全身起了一种潮热,拔腿便奔了过去。 是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小男孩让几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截住。这几个大男孩一看就知道是那号爱吵的家伙,领头的一个竟歪戴着花格子鸭舌帽,两手叉在裤袋里,脸上一副恶毒的微笑:“快点,把钱交出来!” “没,没有。”小男孩说。 “什么没有,活得不耐烦了是吗?”鸭舌帽居然勃然变色,脸上有一种带野性的癫狂。刘帆瞧着,不觉背脊骨上升起了一股冷气,凉飕飕地直往上窜。他终究人机灵,瞧见旁边有个垃圾桶,便抓起一把臭哄哄的垃圾用力朝他们扔去。那几个家伙未提防,他们怎么也没有料想到会有一大团黑糊糊臭哄哄的东西铺头盖脸地砸来,吃了一惊,慌忙跳开,两手朝头上身上一阵乱拍。 “快走!”他拉住那两个小男孩便跑。待那几个家伙回过神来,他们已跑出丈来远。 “别让他们跑了!”鸭舌帽吼吼地叫着,领先追了过来。 刘帆便停下来让小男孩先跑,他双手捏着拳瞪着鸭舌帽,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小男孩的保护者,就觉得自己很英勇。 气得发狂的鸭舌帽朝他猛扑过来,好像要把他撕成碎片似的。两人都同时出手,两拳都打在对方的腮帮上,两人都往后顿了顿,都有点晕晕糊糊的感觉。其他的几个家伙从左右扑过来,他奋力反抗着,但终于被打倒在地,他四脚朝天,像卸下一个大麻袋似的沉重,仰跌在地上。 三 第二天,教室里只有刘帆的课桌空着。第一节课是老班Miss李的语文课,老班瞧了眼那空着的课桌,皱了皱眉头,她急促地在讲台上来回走着,两颊上的肌肉不住地颤抖。好一会才在讲台中央站定,抬眼扫了一下全场说:“同学们,你们已经是初三了,初三就意味着你们决战中考的关键阶段,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学习。”她看了一眼刘帆空着的座位又说:“有个别同学仍不肯好好学习,这让人感到十分痛惜。” 于是,就有好多双眼睛瞧着那空空的座位。终究是共同生活了几年的同学,谁都觉得心里不好受,像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心头蠕动似的。 忽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 老班的脸立时变得十分难看,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我说了多少次,不许在上课时打手机。是谁打手机?站起来!” 晕哦!站起来的居然是全班公认的最优秀的学生,班长舒婕。大家全都诧异地望她。老班也感到十分惊异,朝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是最仔细的那种,就差没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检查,看是哪个细胞出毛病了。 “老师,是我老爸打来的,”舒婕说,“老爸说刘帆被人打伤了,伤得挺厉害,被送进了医院。” 舒婕的老爸是市人民医院伤科部的主治医师,这消息绝对没错。 大家一下全愣住了。老班也一下愣住,脸上的表情急骤地变化,又是焦急又是惋惜:“唉唉,这孩子怎么搞的?在这么个关键时刻,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舒婕说:“老师,我提议现在我们都上医院去看他。” 老班还未回话,就有人抢着说:“我不同意。”是杨克。 “唔,大家先就这问题讨论讨论。”老班忽然像是想着了什么,反而平静了下来。 “我先说,”又是杨克,忿忿不平地说,“刘帆老是打架生事,这号人用不着去看。再说,现在要准备中考了,每一分钟对我们来说都十分宝贵。” 立时有几个男女生附和。 “我说应该去,”舒婕微仰着脸,那精气神,就有一种感召力,“刘帆打架生事是不对,但每次打架也不全是无事生非。” 杨克的脸红了一下,很气恼地瞪大眼:“你——” “我还没说完咧,”舒婕朝他笑了一下,又说,“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多给他一些关心,让他感到集体的温暖,我想他会改正的。” 杨克朝她看了好一会,他瞧见她那双眼睛不但明亮,而且透着真诚,嘴张了张,显然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这时,又来了几个人要找老班。老班又一愣怔,不明白又有什么事要发生。 来人说:“我们是来感谢学校,感谢刘帆同学的。” 当大家听明白了事情原委后,便全都涌出了教室,朝医院走去。杨克留在最后,可还是紧跑几步跟了上去。 老班脸上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她忽然感觉到就从这一刻起他们都开始长大了。 四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事,刘帆与杨克居然成了朋友。 这天是英语考试。教室里很静,听得见钢笔写在纸上沙沙沙的答卷声。这是一场中考模拟考试,检验同学们的答题技能和速度,试题份量重、难度大,试卷发了两大张。 “慢慢解答,不要心慌。”监考老师说。 刘帆认真地看了看内容,感到每道题都具有一定的难度。他有些慌,偏偏一道大题他怎么想也未能想出来,一会儿撇嘴,一会儿咬牙,急得浑身沁出一层灼热的汗珠。 他用手捅了捅坐在左边的杨克。杨克转过头来摇了摇,很小声地说:“这样不行,待放了学,我上你家去。” 他心里很清楚,杨克不肯告诉他是对的,可他仍抱着希望,哪怕能告诉自己一点点也行。于是,他便像着了魔似的目光灼灼地盯住杨克。这注视,使杨克很不自在,他觉得那一对火似的眼光在烧灼他的脸,他受不住,便再次摇手、使眼色,怪模怪样地像打哑语。 不巧,监考老师踱了过来,一脸的严肃:“杨克,你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 什么解释都没有用,老师毫不留情地没收了杨克的试卷。 杨克脸色骤然大变,恼恨地瞪了刘帆一眼,便怒气冲冲地一头跑出了教室。 刘帆懊悔得不得了,回到家里还在骂着自己:“你猪头啊!明明知道不对的事干吗还要去做呢?” 杨克果真上他家来了,见着他便咬牙切齿地给了他一拳,然后扔下一叠英语复习题,掉头就跑了。不过,每到周二、周四、周六的晚上,杨克就过来帮他一块做那些复习题。再一次月考,刘帆的英语就上了80分。 这次,学校参加市里的摔跤赛,对手是市十五中的摔跤队。 第一场就是杨克出场。 全班同学都去了,刘帆成了拉拉队的队长,自然还有一些低年级的小弟们跟着他。 杨克的对手显然比他块头要大,身体结实得很。头半场杨克仅以2分之差输给了对方。休息时,他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脸的沮丧,身体有些飘忽。 刘帆最先朝他奔了过去,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并用毛巾替他擦拭着身上的汗:“杨克,是男子汉你就站起来!你不会失败的,我们相信你!”然后用力地朝他肩上一拍。就这一拍,杨克居然一下又挺直了腰杆。 下半场比赛更为激烈,刘帆领着他的拉拉队使劲地吼:“杨克,加油!杨克,加油!” 最终杨克以2分优势击败了对方。 毕业典礼上,老班Miss李很兴奋,脸色像得了水份后的植物嫩叶,露出了鲜亮的光泽。她说:“同学们,我衷心祝贺你们的进步和成长,尤其是刘帆和杨克,都是十分优秀的学生……” 台下,刘帆紧握住杨克的手,小声说:“听见了吗,我们都是好小子。” 杨克说:“我们本就不是坏小子嘛!” 两人就这样笑着,眼泪居然像熔浆一样烫,流过的地方很快就干了。

坏小子?坏小子?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