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流沙染墨[25]

流沙染墨[25]

这附近有种纯白与蓝、淡粉色交杂织成花瓣的花,尽管开得并不旺盛但还是引来了不少的驻足观看。据说这是一个少女在生命尽头时种下的,花名叫做言烟,由于这是一种不同原料做成的种子种下的,因此无法移植到其他地方去。当然还有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只有部分的人才知道这言烟花语隐藏在的一句话中,那是少女说过的一句话。

当我们感觉到自己已经十分脆弱的时候至少还会在垂死边境做个挣扎,但有些生物却只是默默地垂下头,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么?那是懦弱呢,言烟的花语也是我唯一被概括出来的一生,那个少女如此对一个男孩说着,在最后那个少女还对男孩说了一句话:“我叫蓝砂哦,要记住呢蓝砂。”是,她是蓝砂。

“你终于决定好了抛弃蓝砂么?蓝砂。”碧羽溪从远处隐蔽处中缓缓走出,将指搁在唇前就是轻轻一笑。“我想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你哥说我还不够资格的原因了呢,那是因为我还是蓝砂啊,正因为如此言烟的话语它代表的也才会是懦弱呢,如我一般懦弱。可是如果说真的,我又怎么没想过像你们一样肆无忌惮地盛开呢?”蓝砂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脸突然变得扭曲而凄楚了起来,有种回忆起往事的感觉。

你终于知道言烟的含义了么?兄长大人之所以把含义定义权给予你的原因,那是因为他想要告诉你你就是那样一个人啊,所以你才不配以这种方式去离开呢。碧羽溪不知是又从哪里取出了把折扇,展开后遮住神情又悄然地离开了,是啊他曾几何时为一个人驻留过呢?恐怕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再有了吧。

远处,“兰澜,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那样的话,那么你就直接将我杀死吧。”红初然边摊开双手手掌边将头撇向身侧的兰澜,浅浅地说着,兰澜顿时一怔。“啊,会的因为那样的你实在是讨厌得让人无法想象呢,今天出来的费用需要自行支付另外正午时分的交易可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呦。”兰澜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红初然又是噗嗤一笑。

“其实你不适合做商人应该去卖艺。”“那样的话家族开支又会成问题了呢,不过你确定现在回去的话赶得上正午交易么?”“是呢,那我们走吧。”一阵淡淡的风吹开草丛,又露出了两个大小不同的脚印,有来有往,且往的显得较为深刻些,显然两人属于刚走不久的类型。

如果有种灵魂契约来约束人的话,那么我还真希望自己能约束住自己呢。被约束者是自己,同样的约束者也是自己么,呵真是可笑呢碧迟涟。蓝砂怔怔地望着远方再次回忆起了碧迟涟说过的那句话,灵魂契约么,碧迟涟我果然还是无法接触你真实的思维么……依然是处在自己的空间里看着你越走越远,明明说好了要一起走的却还是被丢下了,果然我还是太没用了么,永远都需要被搀扶的人,永远懦弱的蓝砂么。

那如果不是蓝砂的话会怎么样呢?蓝砂突然又是咧嘴一笑,那么从现在开始,蓝砂已死,存在的我,便只是无名氏的我,不再是蓝家的那个砂,那个懦弱者蓝砂……

流沙染墨[25]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