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作文之家>[南方以南,北方以北。]

[南方以南,北方以北。]

[南方以南,北方以北。] 我们一直在寻找着我们存在在世界上的意义,虚无而不真实。寻不到只是命运而已。

---------

[苏漠北] 第一次进入这个教室,着实让所有人都认识了苏漠北。 淡蓝色的碎花小裙以及可以融化的微笑,和那缠绕绵连着的乌黑头发,还有就是苏漠北这个名字。苏漠北微微一抬手,拿着雪白的粉笔轻轻的在黑板上写下三个字。苏漠北。刚刚写完就听到了一片嘘声。男孩子的名字。苏漠北只是头微微点了点,回到了座位上。 也难怪来到了A大那么久也不出名,更不出彩。 原来她习惯沉默。 苏漠北常常在下午的倒数第二节课走失,最后一节课不上。许落每一次走出教室,都能看见苏漠北的那个白色的书包孤零零的在抽屉里,露出一抹孤单,以至于许落在很长时间里,都很想知道苏漠北究竟去了哪里。 没有人知道,每天下午,苏漠北都会拿着照相机去A大后面的草坪。只不过是满目的艳丽,却被她用照相机记录下来。苏漠北每当照完了一组照片以后,总喜欢把他们传到BBS上。每当看到自己拍摄的景象,才发现那之中竟有太多蕴含的伤感,大片大片的绚烂和无以言语的干净。那些风景苍白无力而又五彩斑斓。每当苏漠北在照片下配字的时候,总是等待了许久才想出了下一句。原来语言和风景相比,是多么的无力。

那些拥挤的大街,来来往往的人群来来回回的走动,苏漠北常常面无表情的照下一张张没有表情的人群。很多时候,每个人都不明白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于是一直在寻找着未来,却不明白现在应该做什么。寂寞是什么?寂寞只是一层尘埃而已。

在很多时候,苏漠北还是不引人注目的。

由于照片的绚丽,很多人都在BBS下跟帖。漠北经常面带浅笑的的看着,有时候喜欢用细长的手指去抚摸着闪烁着光芒的屏幕。只是那么虚无,那么不真实,触摸到屏幕的那一刻,苏漠北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并不存在在那个虚无的世界中。 “时间在流走。我们都是薄凉的人,慢慢被这个世界消磨的不会笑,不会哭,不会爱,不会恨。我们没有面具,因为我们已经不真实了……

有些人永远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可是我们仍然继续着我们的生活。我曾以为这个世界是我们可以改变的,可是我错了……

那些斑斑驳驳的印迹才是我们所经历的,这才是生活,没有梦幻,它本来就是一层面具。

那么蓝,那么蓝,天空没有任何痕迹,只有在看见它们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存在着的,我才知道我是渺小的……”

苏漠北在电脑上打下断断续续的文字,没有流泪。用手指抚摸着眼睑,干燥而无痕。苏漠北的脸庞带有潮湿的南方气息,可是苏漠北的眼神里,却只有冰冷的视线。苏漠北继续打,继续写自己的话。在很多的时候,除了摄影,还是漫无目的的暴走,得以籍慰的只有冷静的文字。干净而清澈。

连苏漠北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走失了会怎么办,是不是永远都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苏漠北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透露着鄙夷的眼光。苏漠北倚在班级的门旁,看着那些人,安静的微笑着,和他们对峙。

他们现在才知道,真正的转学生不叫苏漠北,叫水陌。水陌并没有出现,出现的是那个薄凉的苏漠北。苏漠北捡起了被他们扔掉的笔和书,一点一点的,很仔细。她的那个白色的书包已经有些污痕了。很多人都在笑,笑苏漠北的傻和无力。可是苏漠北只是在一点一点的整理,没有理会。旁边的人忽然想到了什么,抢到了苏漠北的摄影机,高高的举起,脸上带有戏谑的表情,在那一刻,摄影机的镜头闪烁着刺眼的光芒。苏漠北无力的闭上眼睛,听到了镜头散碎一地的声音。

一地的玻璃。一地无法修补的伤痕。

许落来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了苏漠北的裙摆,淡蓝色的裙摆扫在地上,苏漠北在很仔细的捡着镜头的碎片。没有人笑,所有人都看见了苏漠北眼睛中倔强的眼神,闪烁着无与伦比的光芒,许落站在门旁许久,然后也用手,仔细的捡拾着照相机的镜头。

苏漠北离开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许多人说,苏漠北的出现,是因为偷换了资料,而她本来就不应该出现。苏漠北的出现,只是给予那个叫水陌的女生出现的资格。许落无力的看着苏漠北曾经的位置。人已经换了。

许落还是依然是好孩子,还是依然有很多人追他,没有因为苏漠北的离开而发生什么改变。

苏漠北在BBS上贴完最后一张图之后,也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句话得以了解。“该见面的,终归还是要回来的。”

[南方以南,北方以北。]

据说苏漠北去了南方,回到了曾经的地方。

也有人说,苏漠北去了北方,那个苍凉的地方。

但是只有许落知道,苏漠北消失了。连BBS也很少去了。每一次打开BBS,没有看到苏漠北的帖子,内心已经消磨的没有感觉了。

春去秋来。一年复一年。

所有人都忘了大一时薄凉的苏漠北。苏漠北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讨论题目。

苏漠北在一次出现在许落的视线里,已经是一年后了。

苏漠北一出现,就在BBS里贴了无数的帖子,大大小小,如同怒放的花朵。南方,北方,以及她游历过的城市,她一直在这些城市中游走。漫无目的的拍摄着。

“那些南方的候鸟,常常游走,飞来飞去,变化无常。每一次我去采景,它们就飞起,遮天盖日,带起南方潮湿的空气……我喜欢南方,那些变化无常的天气和潮湿的气味。但是我不习惯南方,太过于反复,太过于繁芜……那些南方的女子,都是及其精致的。她们有着自己赖以生存的骄傲,在南方生长的女子是温顺的,也同时是脆弱的,经不起风吹雨打,如同瓷器,却异常美丽……我问自己,这里是南方吗?……它们已经变了,变得太过于繁华而经历不起时光了,并没有等待我回来……

“北方也是美好的,天空是干净的蔚蓝。越往西走,这里的天空变越美丽。北方是坚强而明亮的,我能从这里找到那些怒放的花朵,它们也在骄傲的活着……北方的人民都是朴实的,我经常在他们家里借宿。我是适合北方的,那些骄傲的神态和明亮的眼神是我的。那些倔强而闪烁的光芒是我的。我在寻找另外一个自己……每一次我再往这个城市的深处游走,我就越有大大小小的幻觉。我感觉那些美丽的风景像是在阳光下摇曳的罂粟一般。我必须告诉自己不能停留,于是我等待着。这里的天空太过于广阔和美丽。我的骄傲早已消耗殆尽,我只能在北方寻找我坚定的步伐。西边是新疆和西藏。我游走在那些草原上,我说我必须骄傲的活着,因为我是苏漠北……我是苏漠北。我不会回来了。”

她说过要离开,也说过要回来。只不过,这句话只能实现一半了。

苏漠北依然在骄傲的活着,她的世界里只有这些美丽的风景。她只为她一个人薄凉的活着,她只为她一个孤寂的等待死亡。没有付出便不是计较回报。没有爱便没有人对你失望。

苏漠北依然在行走。行走在那些城市的边缘等待救援。

许落在她的帖子下留言,“如果可以,请让我相信你还会回来。”写完之后怅然若失,还能说些什么呢?漠北永远不会回来了。

再一次得知苏漠北的事情,是苏漠北的爸爸来这里才了解的。那个干净的男子只是来到班级中粗略的看了一眼,之后待在办公室中等待了一下午。后来许落才得知,他是苏漠北的父亲。苏漠北的父亲也像苏漠北一样,靠在教室的门口疲惫而无力的说,我找不到她了。

原来苏漠北一直在出走,出走的很远很远。

许落拿到了苏漠北的家里联系方法,却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苏漠北在哪里。苏漠北一直在为自己而活着,苏漠北,也大概不需要这样的父母,会牵扯住她前进脚步的父母。

“我一直在寻找着这些城市的灵魂,疲乏而无力。我常常怀疑自己在走失,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过是旅行而已。在北方就要一直走,一直不停的走。没有办法可以让我停下脚步,我知道前面有更美丽的风景……什么时候我开始听信他们所谓的传说,我喜欢这样可以让我变得纯粹。我接受过无数次的历练,我必须要继续……没有联系方式就没有什么交谈,我常常一个人暴走很久,偶尔那些淳朴的牧民也会收留我,和他们交谈。我变得相信命运。这里的人都很朴实。没有像在南方那样感觉到冰冷,他们很好,真的很好。”

[等待,不会回来。]

苏漠北去了更远的地方,永远的离开了那个BBS。

或许是因为老师偶然打过来的电话,苏漠北才从记忆的间隙中想起了A大。老师说你爸爸现在回来了,他很想见你。苏漠北没有回答。手机的通讯能力并不好,断断续续的,以至于苏漠北并没有听清楚他的劝导。但是她一直在听,一直在不停的听。她说你们不要想我,我过得很好。我原来以为只有在你们的身边才可以过的很好,可是我发觉我在走失的过程中也一样快乐。我在失去很多东西但是我的确很快乐。

老师接下话来说,那就如你所愿。但是你能不能带着你的摄影机离开那个BBS。

一语中的。苏漠北淡淡的说,好,也如你所愿。

“如果可以,请让我相信你还会回来。”

那么请你继续相信我会回来,但是我不会。

杂志编辑来找苏漠北的时候,苏漠北已经在上海定居了。他一找到苏漠北,就问她愿不愿意把那些曾经发在BBS上的图片发在那个旅行杂志上。苏漠北微微的抬首,疲倦而无力的说,可以。于是苏漠北这个名字就频频出现在那个发行量巨大的杂志上,每当苏漠北拿到杂志时,看到那些图片总归有寂寞感,但是。苏漠北在心中说,现在有人可以替自己分担了。不是很好吗?只是看着以前的作品,越来越照不出来了。像是失去了继续的勇气。上海的天并不像北方那样蔚蓝,也不如南方那么完美。只是在上海会有归依感,在这个人群攒动的城市中,总归能看到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人多了,还是会觉得温暖的。

只是有时候看到那个BBS,就会想起那个只待了几天的A大,以及许落。苏漠北开始觉得自己很不真实,没有哭泣过的自己变得愈来愈虚伪。那个编辑又来找苏漠北,说照片已经刊载完了,你必须要去拍一些了。苏漠北呆呆的说,在上海我拍不出来。之后苏漠北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插上了无线网卡,再一次消失在上海。

“我的人生并不完美,只不过是兜兜转转而已……所以请不要等了,苏漠北不会回来了。”

她的确只为自己而活着。

只是存在着。

如果你不能带我走,就让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面对这个荒凉的世界,让我现在就开始走。

-------

[南方以南,北方以北。]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